rse43 boosted

强奸的问题。
强奸不是一个人突然发了疯,失去理智非要把几把插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

强奸是:
小时候揪女生的头发,目睹老师告诉女生这叫喜欢,不要大惊小怪。
从背后弹女生的内衣肩带,旁边的男生一起起哄帮你打气加油。
第一次遗精后,跟哥们儿约着看了日本诶微,里面的女性好像很喜欢被各种强迫?不就是要。
网上冲浪给陌生女用户发评论和私信“你好骚”、“屁股真大”、“约吗?”、“想被你骑”,发出去的瞬间就爽到了,无所谓有没有回复或会不会被骂。隔着网线反正她也不能怎么样。
网上看到偶像韩寒说“女生同意一起吃饭看电影就是同意上床了。”跟舍友们一起深表赞同。
女同事今天好像穿得有点薄,临下班的时候问她“今天跟谁去约会呀穿这么性感”。诶她为什么生气?明明是夸她。
电影院里强吻了约会对象,她好像没什么反应?那上手吧。
不出所料这次升职的是你,挤掉的女同事虽然资历和能力都比你强,但老板还是想提拔个男的。下属进来送文件的时候你假装不小心摸了她手,她什么也没说。微信上还是正常交流工作。一个月后你借着应酬时的酒劲儿伸进她的腰往上探。领导第三天找你谈了话,一周后下属被辞退了。
……

强奸只是以上这些所有事情,往前推进了一点点。
强奸不是一个人突然发了疯,失去理智非要把几把插进一个不属于它的地方。几把相信那是属于它的地方。
我们应该意识到强奸不是一个女性问题。强奸是一个男性问题,更是一个文化问题。但归根结底是一个男性问题。

感谢 @pockieswili 的推荐,光速从Amazon UK购入桌面音箱一对,桌面终于完整了。

rse43 boosted

《打开男性特权背包》Unpacking The Male Privilege Jockstrap

Julian Real 2008-10-02
radicalprofeminist.blogspot.co

文中罗列了100项男性特权,其中包含了由Barry Deutsch于2001年撰写的43项。
The Male Privilege Checklist - An Unabashed Imitation of an article by Peggy McIntosh
amptoons.com/blog/?page_id=240
Barry Deutsch的文章受Peggy McIntosh于1989年撰写的《White Privilege: Unpacking the Invisible Knapsack》启发仿写而成,后又更新补充了内容,具体可见链接

Julian Real于2009年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文章:
《打开男性特权背包:100项男性特权自查表》"Unpacking the Male Privilege Jockstrap": the 100 Male Privileges Checklist (2009)
radicalprofeminist.blogspot.co

后由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人性计划(Project Humanities)转载
projecthumanities.asu.edu/cont

Peggy McIntosh,Barry Deutsch和Julian Real均授权在保留各自完整署名的情况下,对文章内容进行编辑、翻译、重发布等。

rse43 boosted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文项目:性别特权自查列表

1. 在与另一性别的申请人竞争时,我被录用的几率更高。
2. 我不用担心性别和家庭生育状况,影响我升职。
3. 在陌生工作场合,我几乎不会担心遇到性骚扰(queer/gay群体不适用)
4. 我的成功被认为与我的能力和经验相关,而不是我的外貌和穿着。
5. 我可以独自海外旅行,不用担心因为你的性别而成为暴力的目标
6. 我的性别被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变得更有经验”,而不是不被受欢迎。
7. 如果我做与女性相同的任务,并且如果测量完全是主观的,那么人们很可能会更我更多的财务报酬
8. 如果我的家庭选择不生孩子,我的男子气概并不会受到质疑,或者被说违背了我的“自然本能”和我在社会中的角色
9. 如果我有孩子并为他们提供保健和照顾,我会因出色的育儿而受到称赞。
10. 如果我有孩子,同时是一个老板,没有人会认为我经常不在家,很自私。
11. 如果我要求见“负责人”,“上面的人”,我将面对一个与我同性别的人。我和他有很多共同处,这让我更有信心我能成为他们。
12. 小时候,我比乖乖的女孩子得到更多老师的关注。
13. 我没有被暗示,因为性别,所以我不太可能从事数学和科学专业
14. 如果我开车不小心,这不会归咎于我的性别。
15. 如果我和很多人发生性关系,它不会使我成为轻视或嘲笑的对象。
16. 我的衣橱和梳妆相对便宜,人们也不期待我花时间化妆。
17. 我不用担心体重,也不会有“我应该淑女”的想法
18. 我可以穿着同一件衣服参加许多花哨或正式的聚会,没有人注意或批评性地评论它。
19. 我可以大声喧哗,不怕被称为泼妇。我可以积极进取,不怕被称为异类。
20. 如果我有一个妻子,我们会分担家务,但她很可能会承担大部分的育儿工作,包括育儿中最肮脏、重复的部分。
21. 如果事实证明我们中的一个人需要牺牲事业来抚养孩子,我们很可能都会认为,牺牲的事业应该是她的。
22. 在我的国家中,决定法律如何制定和执行的人,大部分都是我的性别。
23. 一般我不会被陌生人打量和抓住屁股。
24. 我可以在俱乐部脱光衣服,并且当我跟朋友分享我的性体验时,他们会觉得很有趣,而不是觉得我低俗和羞耻。
25. 我不必担心因为在婚姻中出轨而被殴打或杀害。
26. 当我说话时,无论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都感觉自己说话时有一定的权威。

终于把闲置又占地方的中塔台式机挂到Facebook marketplace卖掉了,还顺带着半卖半送掉了一个吃灰的Yeelight屏幕挂灯。

rse43 boosted

#唐山

大概有这些事吧

小学时男同桌有露*癖,特别喜欢上课脱裤子让我看,每次举手跟老师告状时他就乖乖穿上裤子假装读书

课间喜欢一屁股坐在我腿上,他非常胖,而我小时候营养不良,我推不动他,周围同学阴阳怪气调侃但没人帮忙

有男同学趁我不注意从身后脱我的裤子,我想要报复也去脱他的,这时候老师看到了让我罚站一节课

高三操场夜跑,非常多人,两个男生从我身边经过忽然袭胸,我懵懵地看着他们跑远还传出调笑声。回到宿舍后给妈妈打电话,一通痛哭

大二认识某组织男性志愿者以实习的名义要求跟其及男性好友吃饭,很不舒服,后来拒绝了“成长”机会

大三实习下班,坐地铁后打车回学校,碰到滴滴司机强要微信号不敢拒绝,差不多是凌晨。不类似的,还有几次在地铁酒吧厕所门口被要求加微信,我都tm屁不敢放乖乖掏出手机,离开了才敢删

大四因为工作认识某摄影师,邀约私人拍摄,有次以车上拍摄名义制造密闭空间扒我牛仔裤,痛哭求饶才得以解脱,后要挟必须坐他副驾牵着我的手才愿意开车送我回家。后续的跟踪尾随邮寄信件,直到我离开那个城市才得以停止

后遗症是,对站在我身边的陌生男性极为反感,越高大,越肥胖,越让我恐惧。就恋爱来说,比我矮的,比我瘦弱的,比头发长的,比我白嫩的,比我温柔的,更让我有安全感。安全感不在于对方能保护我,而是在于他不会伤害我。也许我反而有破坏他们的权力,这让我稍微好过一些。

P5R上XBOX/PC意料之中,没想到P3P和P4G也要上,我终于可以把PSV丢了吗?两下一对比Sony屎都被打出来了

youtube.com/watch?v=QESuddo8af

rse43 boosted
rse43 boosted

各位男性网友想要真的支持女性的可以去男性为多用户的网站论坛上看看,甚至在自己的群里,看到有侮辱女性的发言就怼回去。我不相信你会找不到发挥的机会。

您会发现:
1)谈论女权会被封锁删帖禁言
2)怼侮辱言论会被反过来网暴漫骂

在一个连”女权”两字是禁忌,公开批评不道德行为会被惩罚的社会,支持女性的第一步都被封死了。你可以感受一下。我也不认为身为男性就能规避以上两个障碍,但有男性站出来在网络空间发声在推动传播女权思想是必要的。

接下来,你需要一辈子坚持面临被各种禁言,被网暴的威胁,甚至被一些女性误解怀疑。

支持女性在国内不会为你赢得勋章,反而你身份会被放上父权的通缉墙。你会遭到同样来自男性和权利的暴力,要将你泯灭的那种暴力。因为在他们眼里,你就是女人,你必须被毁灭。

如果你不觉得这是你可以承受的压力,这是你值得为之努力的信念,觉得这太危险了太难了,退一步说你不想一辈子都这么愤怒下去,那拜托就不要再说什么 “我支持你们,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 。也许你可以是个好“男人”,但不是一个正常意义上的好“人”。这种假支持也只能骗骗自己,自恋一把罢了。

很多人这时候如果被要求多做点行动,还会反问:“我都已经说支持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上街游行吗?” 没说要游行,都没开始讨论如何一步步实现,但对方已经不愿意了。这就是假支持。

这些假支持者,和沉默不语者一样,是暴力与不公平的纵容者,你根本不是那少数好人,你就是父权社会沉默的大多数。

丝之歌是不是首发进XGP不重要,我只关心什么时候发售!

RT twitter.com/insider_wtf/status

rse43 boosted

今天读一位生于1940年的女人写给未来的女性主义者的信,时代不同了,但是第八封讲姊妹情谊的信我仍然非常需要学习:

1.姊妹情谊是一种理想,还不是一种现实,女性主义者内部也不存在闺蜜关系网。

2.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 sex and gender 的人会自动尊重女人,不要神化一种性别。(不过惨的是作为女性主义者你要假装你并不恨女人。)

3.宽容。宽容会低头的女人,也宽容烈女,因为女人被认为是不会反击的,而她们都已经在反击了。

3.1你没法像尊重自己一样尊重你的姊妹,是因为你并不够尊重自己。

3.2记住你对女人的期待比对男人多,但女人掌握和能够分享的权力都比男人少。

4.信任、支持和爱一个女性主义者,不会让她成为你渴望拥有的那个母亲、姊妹或女儿。也不要沉溺于这种支持带给你的荣耀感,虽然作为女人,你已经习惯了与有荣焉。

5.受苦不等于为运动做出了贡献,也要尝试不用自己在受苦这个理由来解释或者正当化你对他人不自觉的伤害。

以及,先锋是和过去切断联系的人;开战不意味着能见到战役的结局;英雄气概是唯一可行的女性主义替代方案。

书是2019年在大稻埕散步时买到的,是1999年女书店出版的女抒herstory书系。不知道在怀念什么。

rse43 boosted

和男性朋友在微信上聊起这次的事情,他说:“我不是把两性差异归属社会问题,而是因为我没站队,我不讲男女,只讲人。“
我突然就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TED,是美国社会学家Michael Kimmel的演讲。
他说起他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他说:“所以每周,我和11个女孩子一起组队学习。我们会阅读关于女性主义的文章并且相互讨论。然而当我亲身经历过其中一次对话后,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
那是两个女生在讨论,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白人女性说,现在听起来是非常荒谬的,白人女性说:’所有的女性,都承受着同样的压迫,在这个父权制社会,女性都处于同一地位,所以所有的女性都会出于直觉地团结在一起,视彼此为姐妹。’
而那个黑人女性说:’我有不同的看法,那我问你个问题。’
黑人女性问白人女性:‘你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你看到什么?’
白人女性说:‘我看到一个女性。’黑人女性说:’你看,对我来说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我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我看到的是一个黑人女性。对于我来说,种族差异是可见的,而对你,种族观念是无形的,你是感受不到的。’
之后她说的话很令我震撼,她说:‘这就是特权,对于拥有的人来说,它是无形的,我想对这个屋子里的所有白人说,能够不用时时刻刻把种族放在心上,这是种奢侈。特权对于拥有它的人来说是无形的。’
还记得吗,我是那个组里唯一的男生,所以当我目睹了这次讨论之后,我说:’诶呀,糟糕。’
有人问我:‘你干嘛这个反应啊?’
我说:‘我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我看到了一个人。我的唯一属性就是人。我是一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没有种族、阶级或者性别的意识,简直是全世界皆可通用的身份了。我想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成为了一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

The last of us在PS3/PS4上都玩过一遍了,难道还要在PS5上再玩一遍

Show older
Mastodon@m.rse43.com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